人皆慕长生

天地以为歌

难受的看锤基甜饼也像吃屎一样

送给《未卜》

@生きたい 呐~
我好久没上这个号了啊

——————

        陪着一篇文诞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虽然我无数次的在这位太太码字时从她身后走来走去也没有凑上去看一眼。
        两个月来,早晨都是听着键盘声洗漱的,三点一线的路上也会讨论故事进展和走向。更多的是她在说我在听。我茫然于人物关系,只能“嗯嗯嗯”地点头。于是直到我把其中一章的图片打成文字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看看这个故事了。


        我知道结局,知道有糖也有刀。所以从开头就开始担心,担心有一个人会拎着东西离开,担心光一不能被剛知晓的默默付出的五年,担心那张契约有被撕碎的一天,飘落在冬日的湖面。
        真是一次奇妙的阅读体验。
        所幸的是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有母亲的理解和朋友的祝福。我生怕他们会遇到更多的阻力,还好没有。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爱并决定一起走下去已经这么难,再加上世俗的羁绊就要喘不过气了。


        “要在这里告诉你了——我爱你,光一君。”
        他对全世界说。
        所有的纠结与忐忑在这一刻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倾注了所有的勇气与爱,我想对所有人说,我想告诉过去与未来,我一直爱你,也会永远爱你。
        多年的付出得到了最为明确的回应,多年的误解从此消弭。电视机那边的人啊,杯子都吓得摔掉了呀。
        我能想象到堂本光一的眼睛因为惊讶略略睁大,那张面对旁人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脸有些抽搐,脑子里一片空白。也许不是,大概会闪过这五年来的点滴。从第一次见你,就想保护你,即便从来不会安慰人也会给你拥抱。我看到了你的才能与潜力,就想要不顾一切的把机会给你,哪怕要做我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我知道,只要给你一个机会,你就可以闪闪发光甚于我如今。缘分这种东西从来都不讲道理,我爱上你,也只爱你一个。无论怎么付出我都不在意,如果你要恨我一辈子也好,我不怪你。
        因为你值得更好的啊,我也有为你铺路的能力。
        可是这个傻子啊,你怎么知道你的爱人不会抱着你说“我明白,我都明白”呢?


        作为默默承受爱的一方,堂本剛的焦灼也许更难体会也更隐秘吧。那是时时刻刻的不确定啊,突然而来的机会,大家特殊的关照和爱护,对方开始转型却不告诉自己了,这是为什么啊?
        你看这两个人互相磨磨唧唧又心疼又生气。两个人各自痛苦,堂本光一带着几乎无望的决绝扑过去不回头,堂本剛在怀疑与不安里撕扯自己。在湖边的那把刀,快要把我戳死了。
        你怎么忍心呀。
        幸好这位太太尚有一丝温柔,让他们转山转水过后终于理解了彼此的心。暗暗松口气,知道你们最甜了,快结婚结婚结婚去吧。
        这叫什么?相爱相杀?爱情最本真的模样?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俗气。或者说是甜蜜的负担吧。毕竟任你再理智再聪明,该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还是会晕头转向,只想着,我要把我能拥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我捧出一颗心,你要不要呀?
        那就只好叹叹气收下,说:“呐,我的在这里呀。”
        是嘛。讲清楚了就都好了嘛。


        分分合合都不要紧,命中注定的人,无论如何星散,都将重逢于苍穹。现在抓在手里的,就好好珍惜吧。
        感谢这位太太带来这么好的故事,绝望也有希望,哀伤也温柔。最佩服的就是长篇连载的能力,对于我这个爬墙迅速的女人,坚持敲十万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赞美你呀~要继续写下去哦~

         永久に幸福になる楽しみを祈ります!

       【鉴于完全不了解日圈,文中所有错误都跟我本人无关【溜



那个,嗨~
这个号以后大约会推荐很多或者写【并没有那个本事】锤基(害羞逃)
今天真是被一秒拉入坑萌我满脸血
其实已经爬墙很久了,用了其他许许多多的小号,因为不想发声明,也没必要发声明,本来就是缘来则聚缘尽则散的事情。
但是现在没号用了【皱眉】
应该不会再写楼诚啦也没有这个打算。
所以。。屏蔽取关随意啦,没有更新占着大家的关注列表也怪不好意思的。
么么哒~

我们的太太都这么厉害的!
我已经完全不在意某老师说什么了!
请太太们high起来!
尽情展示你们的才华不要停!
太震撼了!
美滋滋美滋滋美滋滋美滋滋

【谭赵】夜色

和小可爱 @笑狸 的联文!脑洞来源WYN
车里暗生情愫
想写走心的谭赵怕是没走好

————————

凌远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文件,脚底生风。
“谭总,您到了?好的好的!”
刚巡视完病房,早起还有些许倦容。容不得凌远坐下,就得调整精英模式来面对这个大金主。


赵启平眼看着凌远走过去,只点了下头,连一句“院长早上好”都没说完。
什么人这么大面子,赵医生小声嘀咕。


也就一刻钟吧,赵启平就又见到了他的院长,还有院长身旁的男人。
高大,英俊,不容置疑。让人想起终年不融雪的山顶,不能猜,也猜不透。
他向赵启平礼貌地点头示意。


“杏林分院投资主要以重资产为主轻资产为辅,提供高端的医疗服务,并与现在公立医院形成互补态势。”
凌远一直分析。谭宗明思考不语。他并没有随意到投入一笔钱不考虑生产回报的程度,尽管他和凌远是还不错的朋友。
趋利避害,商人的本性。
他表示再考虑一阵子。
凌远很理解的答应。


出院长办公室,结束了工作,两人的谈话变得轻松起来。谭宗明问他怎么最近这么有精神,凌远嘿嘿一笑。
谭宗明心知肚明。第二春呐!
又提起最近的医患关系,凌远叹口气。
“骨科新来的赵医生,人看着瘦兮兮的,倒是很有血性。”
那次家属要打医生,赵启平冲在前面护着。一米八几的个子,一出手捏着闹事者的麻筋,一下子治住了那个人嚣张的气焰。
谭宗明“哦?”了一声。能被凌远单独提出来说,一定有过人之处。


之后谭宗明又来了医院好几次。进一步分析利弊,实地考察,包括整个医疗团队的精神面貌。期间跟赵启平打过几个照面。
优秀的医生。
优秀的商人。
挺括的白大褂与挺括的西装擦肩而过,相视一笑。


那日赵启平连做了四台手术,双手发抖。他有些不敢开车,正犹犹豫豫站在医院门口,谭宗明出来。
“赵医生这么晚还不走?”
赵启平苦笑一下,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就走。有些累,不敢开车。打算坐地铁。”
“如果赵医生不介意,我很愿意送赵医生回家。”
赵启平刚想出口“这怎么好意思?”转念一想自己也实在无能为力,他需要休息。他感觉到谭宗明语气里的真心实意,不是虚假的客套话。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黑色的鲨鱼沉入夜色里。人工照明让黑夜不再深不可测,仿佛加了一层虚假的滤镜。
车性能极好。交通不太顺畅,车内却很稳。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嘈杂也寂静。
赵启平觉得累,不想说话。
谭宗明也不说话。拧开音乐,音符流淌出来。
再怎么说车内空间还是狭小,但造就了听音乐的极佳环境。谭宗明对音乐并没有深入研究,但耳朵一直被优质音响娇惯,多少也能听出一点门路。他的心情极放松,平和又稳定。身边坐着的这个人不吵不闹,不用费心思打机锋也不用端架子。轻轻的存在着,又奇异地填满了整颗心,说不出的熨帖安静。
不用考虑这是什么曲子,也不用考虑赵医生是否爱听。他莫名的相信他爱听。


赵启平也的确喜欢。不算常规的交响乐,居然有别出心裁的意境。难得有弹拨乐器的声音,在夜晚显得更空灵。
他侧头看开车的人。那个人的神思仿佛专注在道路上又仿佛在天外。握着方向盘的手轻轻地打节奏,侧脸只剩下剪影。
凌厉的五官柔和下来,生生多出一份旖旎。
大约是太累了,连目光都是虚弱的。赵启平歪着头看司机这么久,司机居然都没感觉到有人在用目光灼烧他。


音乐渐渐到高潮部分,单簧管明朗嘹亮,把人的灵魂抛上云端,让人声带一紧。
赵启平把脸正过来,闭上眼睛。
居然可以一个字不说却不尴尬。
后来大提琴低沉地响起,车里便都是浓稠的情意。
原来一切感情都有铺垫,一切爱意都有原因。
车里,实在是个滋生暧昧的绝佳场合。
谭宗明暗暗吐了口气,用余光瞄身侧的人。
好看,真是好看。
路程再远一点吧,也可以再堵一点。
这么难得的陪伴与宁静。


第二天早上赵启平惊讶的发现谭宗明的车停在楼下。
“昨晚你没开车回来,做好事做到底。我可不舍得我让我们的赵大医生挤早高峰的地铁。”
赵启平盒盒盒地笑,抬脚跨进副驾驶。他不需要休息了,现在精神饱满,但他无法拒绝,也不愿意。
早晨阳光很好,灿灿地洒下来,穿过城市里并不清新的空气,照出一束一束尘埃。
两粒尘埃就在这样大的天地里相遇了。
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天意。
天气晴好,连带着心情也好。他们聊起来。聊很多,随性的。
他们发现对方很有趣。
其实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欣赏,现在更进一步了。
有什么东西咔嚓裂开,冒出鲜嫩的芽儿来,在早晨的微风里招摇。


都存着想把那晚的安静变成日常的心,后来的发展变得自然而然。
但渐渐变了味道。
他们发现了车里还可以干更多的事情。
极致的宁静与极致的疯狂交错,让人期待每一天呆在车里的时刻。
因为那个时刻可以安稳的放下自己的心。

学生党开心的要哭出来!
这——么多!
满满都是我们在横店的回忆!
世界上最好的楼诚!
啊~明长官明秘书的签名!王凯凯签名照!
谢谢小姐姐! @helene 哇的一声哭出来
抱住亲嗷!要永远一起走下去!

现在进入一个很奇妙的状态
写他们的时候,脑子里的影像很模糊
看不清楚脸
但感情很真实
怕不是已经涅槃重生了吧!
特别开心了!

【谭赵】口红印

昨天看到的微博热搜,有点搞笑
致力于搞搞笑的谭赵,放飞自我容易ooc慎点
更一篇证明我活着

——————————

疲惫地摘下手术帽,按亮手机,也到下班时间了。
入秋天气渐渐凉下来,赵启平换一身白色休闲西服,又挺拔又温和。
到处找车钥匙,才想起来今天车被急匆匆的凌远借走了。
坐地铁吧。


上海地铁下班时间可太挤了。一想到等会儿还要到人民广场换乘赵启平就有些头疼。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里,尽管一米八几的个子可以勉强呼吸一点上面的空气,还是站着动也动不得。
到站,地铁刹车。
后面女生一个没站稳,脸贴到赵启平后背上。
等她抬起脸,发现前面男士衣服上赫然一个口红印。
她一声惊呼。
赵启平以为她是抱歉撞到自己,回过头笑一下:“没事。”
女生彻底呆住了,眼前金光闪闪,什么都说不出来。纠结了好几站路,最后还是眼看着赵启平走出车厢。


“回来啦?今天早。”谭宗明看见进门的赵启平,赏心悦目。
“是啊!”赵启平很愉悦,脱下外套舒展身体。
谭宗明一眼瞄到口红印。


不对啊,这是怎么回事,这不下班挺早的?医院里又有小姑娘献殷勤了?那不都穿着白大褂呢?那也不能留口红印啊?
谭宗明有点乱,努力稳住脸上的表情。赵启平毫无知觉,拖着拖鞋去开冰箱找东西吃。
谭宗明心里的鼓打的更响了。
他相信他的爱人,可是……


捏着苹果,赵启平在谭宗明身边坐下,开始刷微博。
也不知道看到什么,盒盒盒笑了半天,前仰后合。
谭宗明简直煎熬。能不能问?合不合适?
突然,赵启平坐直了。愣了几秒,扔下手机拎起他的外套。
谭宗明拿起手机,一条微博十分醒目:
求大嫂原谅!今天在地铁上不小心在前面男士衣服上留下口红印,希望大嫂不要怪罪!
配图就是赵启平的衣服,露出的后颈子线条流畅。


谭宗明嘿嘿一笑。
我就知道。
不过怎么能叫大嫂,嗯?谭宗明望赵启平,不怀好意起来。

事情渐渐有平息的态势了吧
也不知道你东今天白露还会不会发一些东西
真是紧张兮兮
这几天一直在观战,没发声是因为很迷茫
本来这两天在一个高产期的
前几天的更文频率还是蛮高的,也很有热情
一下子打的我有点措手不及
虽然也经历了不少风浪,但说心里完全不难过是不可能的
各种安慰的话大家说的太多了,但是个中滋味还是得自己消化吧
这个事对cp粉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再调整一会吧
静下来问问自己的心再决定
我还是很舍不得楼诚,它带给我太多美好的东西了
美好的文字,二次元朋友,也激发了我写作的热情
我的楼诚写的不怎么样,但是有些地方我还是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的
特别感谢楼诚了
对于这件事,不做表态。成年人自有该承担的东西,我不怪他,也不洗白。
只想安静如鸡的萌自己的cp。别的都离我远一点

【谭赵】偷果子

今天吃到海棠果,很好吃,分享一段趣事
没去过丽江,如果描述跟现实有出入不要打我

————————————

老谭想带着平平休假。
远的地方走不了,时间太少,欧洲行只能想想。就在国内转悠。
哪里好玩?现在旅游景点不都一个样。
赵启平合计一下,想起有个表哥在云南,听说风景不错。


苍山雪,洱海月。玉龙雪山,彩云之南。
游客只能欣赏到这般,赵启平在心里感谢了一下全体警察。
“咦?海棠树?”


时维八月,正是海棠果成熟的时候。一个个挂在树上像小红灯笼。赵启平仿佛都感觉到放在嘴里酸酸甜甜的果子了。
“老谭!你吃过海棠果没有!”
谭宗明见识多,但这还真没吃过。从小家教严,没多大就送去国外。不像赵启平,在医院家属区大院里,从小爬树长大。
“帮我放风!”


小树也没多高,赵启平踮踮脚能够着。只是因为长得好的在树梢,稍微费点儿力气。寻常旅行实在无趣,好不容易逮着偷偷摘果子这么好玩的事情,赵启平玩心大发。
“启平!来人了!”
“马上就好!”
“启平!平平!赵启平!”
谭宗明难得的着急了。
远处保安声音响起来“哎哎哎!干嘛呢!”
赵启平眼见大事不妙,把果子往草丛一扔。谭宗明情急生智,掏出手机打开相机:“看着边~”
赵启平特别配合地摆了一个pose。
“干嘛呢!”保安很不耐烦“不知道这是观赏树木啊!是不是摘果子了!”
“没有啊!我们在拍照!”赵启平特别无辜。
谭宗明点点头。
保安将信将疑,绕着他俩转一圈,没发现证据。
“摘果子要罚款的我警告你们。”
“哎哎哎明白明白。”


等着保安走远,赵启平把草丛里果子找出来,朝谭宗明挑眉:“奥斯卡欠我们两座小金人。”
谭宗明心有余悸,毕竟他是合格守法的好公民许多年,不想因为偷果子染上污点。
不过要是平平开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找个地方洗了,直接塞嘴里。口感像是小苹果,绵绵的,味道像是山楂,又没有那么酸。
“关键是新鲜啊!树上刚摘的!”赵启平边砸吧嘴边说。
“不摘了多浪费啊!好不容易长出来的果子就这么让他成熟落下化作春泥更护花?简直一群死脑筋。”
谭宗明瞪他一眼。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海棠果很好吃。
“还担心呐!我上头有人!”赵启平都被自己逗乐了,盒盒盒笑起来。
“那是刑警,关你偷果子什么事?”
“哼!”


PS.得了一种放假在家不想更文一上学就想熬夜更文的病